南广之星 - 广西最大的播音主持网站 || 曾俞浩播音主持工作室||永城新锐艺考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霸王别姬

2014-10-21 23:0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234| 评论: 0

摘要: 女:夜,已是浓黑,营中只有稀稀寥寥的火星在风里微微的颤动。男:我站在萧萧乌江边,世界留给我最后的印象竟是那滔滔江水,乌骓悲鸣,我听到四面楚歌声声,在此我居然还能再听见我家乡的音乐,那旋律好美好美……女 ...

女:夜,已是浓黑,营中只有稀稀寥寥的火星在风里微微的颤动。

男:我站在萧萧乌江边,世界留给我最后的印象竟是那滔滔江水,乌骓悲鸣,我听到四面楚歌声声,在此我居然还能再听见我家乡的音乐,那旋律好美好美……

女:王站在风中已经很久了。今天,在声声楚歌里,他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面对生命。人在生命面前总显得无奈而苍白,我的王也不例外。

男:我轻轻的抚摸着乌骓马,马儿啊马儿,你跟着我东征西战了这么久也该累了,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楚霸王了,去吧,去哪,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,去寻找你想要的生活吧!不要用那双悲悯的眼睛看着我,我会有更好的归宿,我再也不想和我的虞分开。

女:我站在这里,凝望王的背影——一个作为男人最自豪的背影里,其实藏着一颗孩子的心。忽然,我听到一丝烂熟于胸的曲调——《罗敷姐》!王最爱的曲!!所有楚人最爱的曲!!!歌声越来越响,营帐里的人影晃动着,王的背影在这夜色中兀地竟显的一丝脆弱。我提起白色的衣裙,飞奔向王。

男:哦,我的虞,军营大帐,阵前敌军,你如此一个纤纤女子,跟着我,受苦了。

女:不,王。伴随你,这是我最喜欢的事情。

男:我的虞啊,我何尝不知道,其实你所想的只有与我厮守,你只想与我过最平凡的生活,可是就连这最简单的愿望我都没有能够满足你,还记得你为我唱的第一首歌吗?

女:恩,记得。“ 菁菁者莪,在彼中阿。既见君子,乐且有仪。菁菁者莪,在彼中沚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喜。”

男:我看见你眼中无尽的温柔,我心醉了,看见你唱完后含笑的眼睛,我想你是在问我听懂了没有!我听懂了,我听得懂你殷殷的希望,我听得懂你深深的痴爱。

女:可是现在,四面楚歌中,只听得一片低低的啜泣,营帐中的士兵都走了出来。再看王,两行热泪顺着他脸上坚毅的线条滚滚而下。我心中一阵揪痛。
“回帐吧 ,王”

男:“恩”。

女:在进帐门的一刹那,我作出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。

“让我为王跳一支舞吧。”

王转过身,揽我入怀。

男:“虞啊……唉……”。

女:王长叹一声,胸口微微颤抖。他悲歌:

男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

女:和着王的歌,我在帐中翩翩起舞。我知道我的舞姿很美,曾有人说,当我起舞时,轻柔的就像一根洁白无暇的羽毛。我想起过去的日子,每当王烦躁时,看见我的舞,紧锁的眉头便会渐渐舒展开来,那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;而今天,我舞的近乎完美,却清楚的看见,王的眉头越锁越紧,越锁越紧。

男:天下,这么多年以来我的眼里只有天下,却忽略了我身边最重要的东西,这一刻我才明白,虞,如你相比,这天下又算什么?那刘邦又算什么?我宁愿用我一世霸王英名换你陪我一生。就算是乡里山间,男耕女织又算得了什么?有你相伴一生,足矣!

女:我鼻子一酸,想说点什么,却被涩涩的泪哽在喉头,深吸一口气,强忍下去。舞毕,王对我说:

男:“虞,陪我饮一杯吧。”

女:一步一步,我向着我的王走去,走向我的最后。我好恨啊,王,我恨时间如此短暂。不是说要相守到老,不是说会有相看白首的一天吗?可楚歌阵阵中,这些话都仿若昨日,仿若昨日啊……

男:虞,我也想过放下一切和你终老山野,可是我是项籍啊,我是付阿房宫于一炬的楚霸王啊。我的虞,我的妻,怪我吧,是我轻信,是我把人心看得太浅,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不该这样回彭城,可是我疲了倦了,我想回家乡,想回家乡……十里埋伏,刘邦把楚汉之盟丢至脑后,竟然如此背信弃义。是不是我太傻?我的妻?

女:跪坐在王的身旁,我双手将酒奉给王。王接过酒,望着我。我伸手去抚王那两道浓浓的眉,与王的目光相遇。我幽幽的问:“王,你相信来生吗?”

男:虞,我的妻,我回答你“我相信,……”。

女:不等王回答,我已从袖中拔出匕首,刺向自己的心脏。千分之一秒后,酒杯落地,王一把抱住了我。

男:虞啊虞,那一朵剑花,溅起了你的鲜血,我仰天哀鸣,虞,回来回来!你却留给我最后的一眼,那眼里是无尽的遗憾。我的爱姬,我的妻,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?我回答你我回答你!“我相信,……相信来生你依然是我的妻啊”

女:看着王痛苦的脸,我用尽力量,在嘴角扯出一道弧线,说“我—也—相—信—”。说完,我的眼前一片漆黑,我听到王的喊叫离我愈来愈远,我感到几滴热泪滚落在我的脸颊,是我的?是你的?

男:虞啊虞,没有了你,生亦不如死。等我,等我来牵着你的手再走向茫茫未知的世界!我一步一步的走进乌江,江水渐渐淹没了我。我又听见你在幽幽的唱着。

女:菁菁者莪,在彼中阿。既见君子,乐且有仪。菁菁者莪,在彼中沚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喜。

男:阴云密布,滔滔乌江,我这一去应该什么都不会留下吧?这样也好,如此才了我心愿,如此才干净!“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!”这是你留给我最后的话语,我的虞,你可知,其实应该是“虞儿不聊生,项羽意气尽”啊!

免责声明: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与广西播音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果本文内容有侵犯你的权益,请发送信息至www@byzc.org,我们会及时删除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商鞅之死下一篇:血色黄昏

关于我们|小黑屋|广西播音网 ( 桂ICP备13001327号

GMT+8, 2020-7-10 13:54 , Processed in 1.08855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